您现在的位置:您现在的位置: 一起学 >> 学历考试 >> 普通高考 >> 高考状元 >> 正文

广东文科“末代状元”陈俊任:我的青春我做主

来源:网友上传  2012-4-25 22:48:54   【一起学:终身教育引导者

广东文科“末代状元”陈俊任:我的青春我做主

广东文科“末代状元”陈俊任

  出身农村曾经自卑 

  喜欢迈克尔·杰克逊 

  立志为困难群众竭尽所能

  身材娇小,皮肤偏黑,衣着朴实,真诚直率。这是珠海女孩陈俊任给人留下的印象。她是新科广东文科高考总分状元和历史单科状元,同时也极有可能因为明年高考制度的改革,而成为广东高考的“末代状元”。    

  高达701分的总分让人钦佩不已。她不讳言自己是“农村出身”,“踩”着众多从小在蜜罐里泡大的城里孩子的肩膀,攀上了同龄人的顶峰。更重要的是,家庭教育和生活环境给予这个女孩丰富的生活经验与真挚的个性,让她尤其关注农民和农民工的生存现状与未来可能的改善。

  高考结束后,陈俊任正在看的书籍是《大国崛起》。蓝色的封面恰似她蓝色的梦想,浩瀚而纯洁。

  文/图 本报记者 张强

  陈俊任小档案

  年龄:18岁

  家乡:珠海市金湾区平沙镇

  毕业学校:平沙镇中心小学、平沙一中、珠海一中

  高考成绩:广东文科总分第一、历史单科第一

  高考志愿: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政治面貌:共产党员

  文学偶像:张承志

  娱乐偶像:迈克尔·杰克逊、周杰伦、王力宏、陶喆、S·H·E组合

  爱好:看电视连续剧、听歌

  理想:致力于推动社会的公平、公正

  驱车从珠海一中往西南方向行进,驶离市区,路两旁的楼房越来越矮、越来越疏。50公里过后,随着公路上空“祝贺陈俊任荣膺‘双状元’”的条幅进入眼帘,毫不起眼的平沙镇到了。

  毫无疑问,陈俊任打破了小镇的宁静。

  瓦房成才

  钱“多”比“无”更可怕

  7月1日下午,记者依约与陈俊任会合。站在眼前的她有点让记者吃惊:丝毫没有“新科状元”的春风得意,穿一身陈旧的校服。

  陈俊任的母亲张女士跟她一样好客,拿出新鲜的荔枝招待客人。张女士是平沙镇当地的一名初中生物教师,但不善言辞。这是一个普通的家庭,陈俊任对家的描述是“朴素”。她父亲是当地卫生系统的一名普通职工。

  陈俊任看上去很兴奋,因为她刚刚参加完入党宣誓仪式。在七一这天,她成为一名年轻的共产党员。与入党的兴奋相比,高考反而显得平淡。

  在众多高校抛来的橄榄枝中,陈俊任最终放弃了香港中文大学44万元港币的全额奖学金,选择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

  陈俊任的家位于一座老式单元楼,室内几乎没有任何装修,家具陈旧,物品摆放随意。这是她家新搬的房子,此前一家三口一直生活在一间破旧的瓦房里。跟老屋的条件相比,她目前已相当满意。

  步入陈俊任的房间,旧书桌上堆满了书,地上也是。书桌侧面贴着韩剧《大长今》的海报,墙壁上粘贴着几件小饰品,典型的“90后少女”。

  陈俊任说对“家”有一种醇厚的热爱,无论经济条件如何。从小爸妈就教育她不要过分看重物质条件,“钱够用了就行”。爸爸还经常向她灌输自己归纳总结的金钱观:“一怕多,二怕无。”“多”比“无”更可怕。

  高中三年里,爸爸每周都会给陈俊任100元的生活费。但从小节省惯了的陈俊任只会花五六十元,平均每天不足十元,开口向爸妈“追要预算”的情况更从未发生过。

  三年下来,陈俊任的“小金库”数目可观。她原打算上大学后用这笔钱交一部分的学费。不过北京大学根据惯例,每年都会提供一笔可观的奖学金,足够支付学费。“意外之财”令陈俊任高兴极了,她现在准备用这笔钱去旅游。

  “只要我不做太离谱的事情,就随便我”。爸妈的宽容,是建立在她从小养成的学习习惯和自制能力基础上的。尽管如此,她还是有过多次“挨打”的经历。

  沉迷电视剧挨打

  “尽量避免与城里孩子攀比”

  陈俊任挨打的理由主要集中在两点:一、沉迷于电视连续剧;二、懒做家务。事实上,爸妈并不反对陈俊任看电视,但要求她多看新闻和科教栏目。可是她最爱看电视连续剧,总想“偷偷摸摸”地把节目换到连续剧,并沉醉其中,由此“挨了几次打”。

  最近,陈俊任正在“补习”电视连续剧《我的青春谁做主》。看后感慨万千:“跟我们这代人的处境和心境都非常接近,主人公们敢想敢做,很吸引我。”记者问:“你的青春谁做主?”“当然是我做主了!”

  总结高中三年的成功经验时,陈俊任认为,“立志早”是重要因素。

  她初中就读的平沙一中是乡镇初中,每年几百名毕业生中只有十来名尖子生能考入珠海市最好的高中珠海一中。“乡下学校的硬件和软件条件都比不上城里”。

  “要杀出一条血路”,班主任的这句“狠话”使她咬紧牙关,拼命苦读,以第40多名的成绩考入珠海一中(全年级共1000多名学生)。

  进入高中的陈俊任一开始有点底气不足,在跟市区的同学相处时更是隐隐有些自卑——全年级只有11名同学来自平沙一中,“势单力薄”有些凄凉。

  她自认从小在农村长大,“胆子比较小”,很少主动跟市区的同学交流。但她开始不断地自我暗示:“要自尊,不能自卑”。她很快发现,城里的孩子其实没有看不起乡下的孩子。仅仅过了半个学期,陈俊任就融入了市区同学的圈子。

  陈俊任高中三年住校,半个月回家一次。大家整天在一起,相互间的物质攀比在所难免。陈俊任的选择是:尽量避免跟市区的同学们谈论涉及攀比的话题。据她观察,攀比主要集中在吃喝以及手机上。有些家庭经济条件好的同学,手机换得很频繁,越换功能越强大。而陈俊任始终用着一部“老土”的小灵通,与爸妈发短信、通电话。“把心思花在手机上,学习哪还能顾得上?”

  把考试当数字游戏

  高考考察标准太单一

  作为高考制度的“胜利者”,陈俊任有自己的看法:“现在肯定还是存在问题的。考察人才的标准太单一,最后仅凭一次高考就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不是很科学。”

  “我们班有些很有思想的同学,就不适合目前的考试制度。”她有个同班同学,在政治和历史都下了很大一番工夫,并说“一个国家如果不把钱投在教育上,将来就得把钱投在监狱上”。这句话让陈俊任钦佩不已。

  她觉得,如果高考有类似于“历史学家吴晗数学零分进清华”的制度安排,“这位同学很有机会考进名校”。不过她也承认,“没有别的更具操作性的考察考生的办法可以替代目前高考制度”,因此现在也“相对合理”。

  陈俊任认为自己基础知识很扎实,但创新能力有缺陷。大学阶段,她希望能得到提升。

  “状元”的待遇是:学校随便挑,专业随便选。可陈俊任反而犯难了,因为她“学什么就喜欢什么”,选专业时只能侧重于就业前景地“随大流”。

  高中三年,陈俊任的大考最差排名是第二名,“但这种情况不是很多”。她从不连续屈居第二,下一次考试总能重回第一名的宝座。“第二名其实挺好的,第一名拿多了就会头疼发热。偶尔第二能有效地冷却头脑,找出问题。”

  近日,不少教育机构邀请她到广东各地去演讲。陈俊任是个内敛的孩子,但她对演讲却有着很浓的兴趣,积极参与。“我参与这类演讲,并不是因为‘状元’身份,高考成绩公布前,我就参与了。我很高兴能有机会去传播自己对教育的看法和见解。以后这类表达自己想法的绝好机会恐怕不多,因此我很珍惜。我希望自己的社会价值能有所体现。”

  今年广东高考的作文题是《常识》,陈俊任笔下的“常识”是——农民和农民工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础,是最可爱的人。“但很多人遗忘了这一点”。

  以共产主义为理想

  “大学谈恋爱很正常”

  陈俊任说,她从小在农村长大,所以热爱农村的风土人情和农民的淳朴善良,也比城里的孩子更了解底层人民的生活现状。长期观察加上书本知识,使她认为改善困难群众的生活现状,是当下中国最重要的社会难题之一。而她的理想是,为此奉献自己的青春。

  “摆在我面前有两条路。第一条路理想主义色彩比较浓——从政并参与决策,我希望从政策层面多加照顾农民、农民工的权益和福利。但能否从政,机遇很重要,我未必有机会实现。第二条路比较现实,多赚点钱,自掏腰包、尽己所能地直接给予农民和农民工以帮助,这条路走起来会简单一些。”

  “共产主义理想很‘大’,但我的确以此为自己的理想。或者说,我非常看重社会的公平和公正。”她说。

  陈俊任说,她的生活一点都不单调。高中三年,她每天坚持跑步。她喜欢音乐,美国流行音乐巨星迈克尔·杰克逊去世的那一天,“郁闷极了”;也特别喜欢周杰伦、王力宏、陶喆和S·H·E组合这些港台流行歌手。

  至于喜欢的作家,更是“很多很多”。“如果非要从中挑个‘最’喜欢的,我会选择张承志。他的风格比较像鲁迅,而我是鲁迅的‘粉丝’。张承志的文字让我们这个时代的人阅读起来更习惯。”

  陈俊任已经开始展望自己的大学生活。“谈恋爱?我有这个想法,很正常嘛,哈哈。”

  在电视连续剧《我的青春谁做主》中,让陈俊任印象很深的是片中主人公“赵清楚”曾经说过:“每个人都是有棱角的,但最后都被周围的事物磨成鹅卵石了。”

  但陈俊任坚持认为,理想和原则都是绝对不能轻易改变和放弃的。“社会还是需要些‘看起来很幼稚’的理想主义者的,总不能每个人都是‘鹅卵石’吧?”

  理想在远方向陈俊任招手,她未来的路还很长。

来源:网友上传- 高考状元

责编:上传用户176927  收藏此页 打印 回到顶部